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小鱼儿论坛 > 阿木古郎镇 >

内蒙古新左旗供暖困局:“暖心工程”变“寒心工程”

归档日期:09-21       文本归类:阿木古郎镇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义龙热力公司被偷接、强接管网面积,经统计为384361.48平方米。新京报记者 赵凯迪 摄

  8月1日的夜晚,内蒙古新巴尔虎左旗(下文简称新左旗)的街头,已经有些凉意。

  再过两个月,就进入供暖季了。这个南侧与蒙古国接壤,北侧与俄罗斯隔河相望的高寒地区,供暖,是头等大事。

  提到供暖,尹博园小区居民王明(化名)的心悬起来。新左旗在2014年、2017年,分别发生过两次供暖不足的情况。室内温度8至10摄氏度,为了御寒,在家也得穿上厚衣、棉鞋,裹上被子,“真怕了,不希望这种事情再发生。”

  新左旗曾有千余户居民,像王明一样在供暖季遭受寒冷侵袭。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供暖不足、居民受冻背后,是政府和热力企业——义龙公司多年纠纷的结果。

  2011年至2012年,政府引进义龙集团投资组建热力公司,解决当地集中供暖问题。政府在和义龙集团的协议中承诺,供暖项目入户管网工程由义龙负责,政府无偿为义龙配备一亿吨煤田。

  但一年以后,这些承诺全部泡汤。此后,政、企双方关系破裂,摩擦不断。2016年,内蒙古自治区党委第二巡视组对新左旗进行巡视后提到,“阿木古郎镇供热项目决策不慎,多年来在产权关系、工程决算、管理运营上与承包商纠纷不断。”

  政、企多年纠纷,让当地居民在供暖季受冻。从“暖心工程”到“寒心工程” 谁之过?直至今日,关于多项遗留问题,政、企双方仍在碰撞中,寻求解局之道。

  临近供暖季,宋长坤心里开始打鼓,“听说热力公司换了,今年供暖是什么情况,还是未知数。”

  宋长坤今年46岁,住在新左旗“新东方”的住宅楼。这里的冬季漫长且寒冷,最低温度常常达到零下40多摄氏度。

  严寒天气下供暖不足,是令人难以忍受的。这样的遭遇,宋长坤经历过两次。2014年12月底,气温降至零下30摄氏度。宋长坤家中暖气管仍然是凉的,“在家里穿着棉衣、棉鞋,还直打哆嗦。”

  为了御寒,他往家里制备了高能效电暖气、电热毯、厚毛毯、厚被子,“那两个月,冷得什么都干不了,过得非常辛苦。”当年,在寒冷中挣扎的,除了宋长坤,还有当地上千户百姓。

  2017年,供热不足的情况再次重演。从那以后,供暖成为当地百姓最关注的问题。

  老百姓只知道,供暖不足是因为政府和热力公司有矛盾。实际上,两者自2013年起,便开始有纠纷。

  新左旗政府驻地,位于阿木古郎镇。小镇的面积约80万平方米,人口不到两万。多年来,镇子的供暖主要依靠小锅炉房。“两三栋楼,配一个锅炉房。一些供暖设备老化到什么程度呢?一边供着暖,一边得拿电焊焊着,不然就会漏水。”义龙集团的董事长赵忠义介绍。

  供热情况散、乱、差的情况下,2010年底,当地政府官员找到赵忠义,想让义龙集团在当地投资,建设集中供暖项目。旗政府承诺,如果义龙来投资,旗政府将无偿为其配置一亿吨煤田。

  “阿木古郎镇供暖,每年需要七万吨煤。如果我们能得到一亿吨煤田,不仅可以满足供暖,还可以利用剩余的资源,跟其他大企业搞合作。”赵忠义觉得合适,就同意了。

  2011年6月22日,新左旗政府和义龙集团签署《新巴尔虎左旗阿木古郎镇集中供热项目建设协议书》。《协议书》中提到,义龙集团投资9000万元,组建义龙热力公司,负责阿木古郎镇规划区内的供热。作为补偿,新左旗政府负责为义龙集团办理配置煤田一事,《协议书》明确,无偿配置给义龙集团的煤田,位于阿木古郎镇南五一牧场处,数量是一亿吨。

  2012年10月1日,集中供暖项目一期工程顺利建成,并投入运行。两台锅炉经点火、运转后,热水通过各个换热站,被输送至阿木古郎镇的居民家中。“一期工程投资1.73亿元,供热面积20余万平方米,覆盖面占全镇的四分之一。”赵忠义告诉新京报记者,“供热效果非常好,居民家中的温度普遍达到28摄氏度左右。”

  赵忠义记得,供暖后不久,呼伦贝尔市政府主要领导带队来企业考察。“领导夸我们,建设起点高、质量好,解决了冬季供暖不足的问题。”

  当地一名官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时,市长到义龙热力公司考察时高兴地说,“我在县一级的供热企业中,没有见过你们管理这么好的。”

  第二年,呼伦贝尔市电视台以《义龙热力暖草原》为题,对集中供暖项目进行了专题报道。报道中,主持人手持温度测量仪,在居民家中进行了测试。结果显示,室外温度达到零下36.5摄氏度的情况下,居民室内保持在29.3摄氏度左右。

  一名接受采访的居民,对义龙热力公司表达了感谢,“外面是冬天,屋里是夏天,非常享受。”新左旗住建局局长马风华也称赞义龙供热项目,“高标准设计,高标准施工,反响特别好。”

  起初,政府和企业之间合作顺畅,项目推进也比较顺利,但这种“蜜月关系”维持不到两年,便匆匆结束。

  “之前我们算账,咋算咋合适。现在想想,政府给我们画了一张大饼。”提及协议中“亿吨煤田”一事,义龙热力公司负责人乌海民说。

  记者获取的相关文件显示,2011年11月4日,旗政府向呼伦贝尔市政府发出请示称,新左旗供热用煤的运输距离较远,供热成本高,加之旗财政实力较弱,对企业扶持能力有限,“急需通过为企业配备煤炭资源等方式,解决当前热力建设及今后运营补贴问题。”新左旗政府请示市政府,在五一牧场(新左旗辖区内)的煤田内,为义龙集团配备2亿吨煤,并为新左旗预留2亿吨煤,以保障今后的民生工程及招商引资。

  不久,上述请示被呼伦贝尔市政府办公厅,转批至市发改委、国土资源局和经信委等三个部门。2011年11月17日至12月8日,三个部门陆续对此事进行了答复。

  市发改委、国土资源局均表示,将积极支持配煤一事。市经信委则提出意见称,“按照目前自治区煤炭配置条件,供热项目不符合配置要求。”市经信委建议,义龙集团联合其他业主向自治区申报,并说明新左旗供热企业的实际情况,以寻求上级支持。

  到了2013年初,新左旗领导班子发生调整。赵忠义告诉新京报记者,此后,“亿吨煤田”没了下文,逐渐成了历史遗留问题。新左旗住建局局长马风华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解释,因政策有变,上级部门认为供热项目不符合配置条件,配煤计划只能搁浅。

  除“亿吨煤田”的计划搁浅外,原本应由义龙公司施工的入户管线,也被政府外包。

  此前的协议中明确提到,供热项目的主管线和支管线,由义龙集团负责建设;居民家中的入户管线,由义龙公司做出预算,开发商审核、付款后,再由义龙集团施工。到2013年,这个工程被外包给其他公司。

  新左旗住建局局长马风华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部分条款侵害了第三方开发商的权益,政府部门无权强制开发商选择施工方。开发商觉得义龙公司报价高,不同意由他们来施工建设,旗里也没什么办法。”

  按照此前签订的协议,当地的开发商如果想往本小区接入热力管网,需要由义龙做出预算,开发商审核、付款后,再由义龙公司施工。马风华提到,开发商觉得义龙报价高,所以不同意其施工。据此,马风华提出此协议有瑕疵。

  对此,一位曾在新左旗任职的官员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那(义龙)报价过高,你政府有审计,你有第三方呀,肯定不是说他报价多少,就给他多少钱。你要给企业一个合理的利润空间,怎么把它合理化?这是操作合同中要解决的问题,不能因此(义龙报价过高)来否认这个合同。”

  本该由义龙公司施工的入户管线被外包后,政府未经其同意,便将外包的管网与义龙的供热管网打通。鉴于这些管网未经验收合格,义龙拒绝向其供热。

  “在这种情况下,政府相关领导带人强行打开了阀门。”义龙热力公司负责人乌海民回忆,2013年10月2日下午,几名警察带着他,来到热力公司二校换热站。“在现场,新左旗副旗长刘树森,让几个不明身份的人,强行打开供热阀门。”当天,医院换热站、分公司换热站的供热阀门,也被强行打开。

  之后,强接、偷接管线日凌晨,义龙热力公司在巡查时发现,有人用电焊机,将义龙公司的供热主管网切开,想往小区里偷接热力管网。

  当年的9月15日到9月28日,管网一直没有焊接,“近3000吨的软化水白白流尽,我们向政府汇报了,也报了警,但破坏管网的人没得到惩罚,政府部门也一直没有给处理意见。”距离供暖还有两天时,义龙热力公司的维修队才将被割开的管网焊接上。

  2019年7月25日,再次提起此事,赵忠义仍然很愤怒,“政府哪能派警察去强制供暖?这不是把市场弄乱了吗?你政府都这么做,老百姓不是更乱了吗?有很多取暖户,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交过取暖费,都是强接、偷接。”赵忠义说,“作为企业,遇到这种事,我们也只能跟政府协商,不能撂下不干,否则什么都没了。”

  据义龙公司和住建局2017年统计的数据显示,偷接、强接网的面积,共计384361.48平方米,占供热总面积的51%。

  义龙方面提出,政府强接管网,导致企业无法预估供暖的准确面积,因此无法保障供暖效果。“我本来做了5个人的饭,你强行给我加了10个人,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加,加在哪一桌了,这样一来,大家都吃不饱饭。”乌海民说。

  此外,乌海民提到,强行接网带来恶性示范,很多居民因此不再缴费。“这些年热费应该收一亿六千万,但现在我们只收到六千万。”

  对于此事,马风华解释,无论是强制接网,还是后来的应急接管企业,目的都是保证民生,政府部门的做法无可厚非。

  政、企多年纠纷,让当地居民在供暖季受冻。2014年供暖季,因温度不达标,新左旗千余户居民遭受寒冷侵袭。

  2014年12月25日,此事被央视曝光。央视的报道显示,居民室温普遍在8至12摄氏度之间,为了御寒,他们在家中也得穿上棉衣、棉鞋,戴上厚帽子。

  从呼伦贝尔电视台的《义龙热力暖草原》,到央视的《供暖不足 几千户居民寒冷中过冬》,两年间,居民的室温从29.3摄氏度降到8摄氏度。视频中,T恤换成了厚厚的棉衣,愤怒的指责取代了夸赞。

  新左旗副旗长刘树森接受采访时提到,造成新左旗大面积供暖不足的主要原因是,部分老旧楼房供热管损坏严重,“另一个,就是供热企业因为资金困难、管理不到位,没有尽到供热的社会责任。”

  赵忠义对此提出不同看法,他认为此事是由于政府违约造成的。“亿吨煤田”补贴落空后,供热公司不得不借款维持运转,因此,企业出现长期高负债运行的情况。义龙公司的财务负责人刘国柱说,2013年,义龙热力公司各项支出为2358万元,收入为834万元,亏损1524万元。“热力行业一次性投资大,又是民生项目,因此,企业每年都在亏损。”刘国柱告诉新京报记者。

  2014年12月28日,供热不足的问题发生后,呼伦贝尔市政府主要领导,在新左旗主持召开了协调会。参会者有供热排查事故工作组、市委工作组、新左旗相关领导及义龙热力公司相关负责人。

  在会上,赵忠义同样提到了资金问题。他说,当初经过政府招商引资,义龙集团想尽一切办法,把热力公司建成。“现在企业背上9800多万的高息贷款,扛着这么大的包袱,坚持将近三年,运行十分困难。”

  另一方面,赵忠义提到,由于政府组织强行接网,热力公司无法确切掌握供热面积,导致供热不足的情况出现。

  新左旗供暖不足的问题被曝光后,2014年至2017年,经过呼伦贝尔市相关领导的协调,新左旗政府分别向义龙热力拨款4000万、4000万、4100万、6000万元,共计1.81亿元。

  但2017年供暖季,义龙热力公司两台锅炉出现故障,供热延迟、热力不足的问题再次出现。2017年11月20日,当地网友发布消息说,本该在9月末供暖的新左旗,推迟到11月1日才供暖,供热效果也不好,居民室温很低,约15摄氏度左右。“直至今日,老百姓不能理解,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无奈并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自发聚集到政府寻求答案和解决办法。”

  当地一名居民也告诉新京报记者,2014年央视曝光后,当地的供暖效果一直很好,到了2017年,有个别小区出现了供热不足的情况。

  赵忠义说,2017年11月19日,旗里领导曾找他开会商议此事,他提出会争取在11月24日完成维修,实现供暖正常。

  但在约定时间到来的前一天,新左旗政府突然对义龙热力公司进行了应急接管。政府的《告知书》中提出,义龙公司无法保障供暖,已经严重影响到公众利益,经多次协调、督促后仍无法保障正常供暖,遂依据相关条例,对供热设施进行应急接管。

  2009年,政府为了迎接相关会议,提议让赵忠义先代建一座宾馆,之后,再由旗政府回购。

  弘吉剌宾馆一年后竣工。“政府用了一段时间,以资金不足为由,交接给我们。”赵忠义说,之后,宾馆成为政府指定接待单位,“10个月经营期内,政府招待费用花了800万元,至今还欠200多万元没给。”

  之后,到2017年5月10日,回购一事再次被提起。义龙集团和旗政府签署回购协议,并按照政府要求,将宾馆经营管理权委托给呼伦贝尔一家旅游投资公司。

  “委托协议签订后,宾馆被接管,但政府一直没给我们回购款。”赵忠义说,在政府接管期间——2017年11月,宾馆莫名其妙被砸,经评估,损失达3400多万元。

  警方侦查后告诉赵忠义,宾馆是在2017年9月份至11月间,被40余名中小学生砸的。对此,赵忠义不信服。

  新京报记者就此事采访新左旗相关领导,但未获回应。时任公安局局长则以调任为由,拒绝了记者采访。

  2018年11月,呼伦贝尔市组织一次座谈会。新京报记者获取的上述会议纪要显示,新左旗委政府表示,“要新官理好旧账”,主动维护好民营企业的利益。在“亿吨煤田”落空及管网被偷接、强接384361.48平方米的问题上,双方议定,立即委托有关专家和专业人士,提供解决方案。

  作为解决问题的第一步,双方先是协商了收购事宜。2019年1月18日,新巴尔虎左旗国有资产投资运营有限公司(新左旗国资公司)和义龙热力公司签订协议,“新左旗国资公司预付1.2亿元,购买亿龙热力公司全部热力设备等资产。最终价格,以评估公司的评估价为准,多退少补。政府和供热公司之间的遗留问题,经过逐项审计,通过友好协商全部解决后,办理产权变更手续。”

  但在审计、估值过程中,赵忠义觉得当地政府反复无常。“座谈会沟通得好好的,定好要共同委托第三方来审计,结果政府百般刁难,拖延审计节奏。”赵忠义说,政府提出的条件极为苛刻,“在有施工图纸的基础上,还要求把厂房的地面挖开,看看混凝土打了多厚。”

  2019年4月8日,参与审计工作的上海某造价咨询公司,曾因条件苛刻,拒绝参与建设工程的造价咨询。乌海民告诉新京报记者,至今,审计结果还没出炉。

  6月30日,义龙热力公司将资产进行移交。赵忠义提到,1.2亿元是2015年人力公司经审计的估值。后来,公司又添加了一台锅炉,库房还有大量管材,这些包括在1.2亿中。于是,义龙热力公司留下两名工作人员看护这些物品。

  2019年7月29日,审计未出结果、遗留问题未得到解决之际,义龙热力公司两名留守人员被人赶了出来,其中一人提出,要回去取私人物品才被放行。公司大门处,有两名男子看守。“没有交接完,为什么不让我们进了?”义龙公司工作人员问。“政府怎么安排,我们就怎么执行。”守门的男子回答。

  7月31日,新京报记者前往新左旗政府,与分管住建领域的副旗长见面。其婉拒了记者采访,称政府和义龙公司之间的问题,正在妥善协商解决。

  一位曾在新左旗任职的官员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提到,其在新左旗担任领导时,跟义龙集团合作“还是非常顺利的”,他说,他没有料到,义龙和政府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我觉得双方还都应该理性对待这件事,政府、企业双方,应该正确对待矛盾。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

本文链接:http://tljdigital.com/amugulangzhen/173.html

上一篇:科尔沁草原的夜火读后感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