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小鱼儿论坛 > 阿木古郎镇 >

呼伦贝尔市阿木古郎镇供热问题再调查

归档日期:06-22       文本归类:阿木古郎镇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呼伦贝尔市阿木古郎镇供暖纠纷由来已久,它凸显出来的地方政府与企业关系定位以及彼此的信用问题值得深思。

  2017年5月4日,本刊刊登的《呼伦贝尔:阿木古郎镇供暖纠纷由来》一文披露了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新巴尔虎左旗阿木古郎镇多年来“众所周知”的集中供热纠纷。尽管六年间有媒体曝光或自治区纪委巡视整改的监督,但因裹挟着民生项目、公共利益以及人事变迁,双方最终在债权债务、管理经营上形成了“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关系。这其中到底隐藏着怎样复杂的原因?如何才能回应群众获得持续、稳定供暖的期待?本刊记者二度赶赴内蒙古进行深入了解。

  根据内蒙古自治区政府网站资料显示,新巴尔虎左旗是一个自治区级的贫困旗。一个供热项目须耗资9000多万元,这相当于当地一年的税收收入总额,而且后期管理运营费也是一笔巨大开支,完全由政府独资负担显然力有不逮。但是,集中供暖已经是当时政府面临的迫切需要解决的民生问题。

  据政府内部的知情人士透露,伴随经济发展,牧区部分牧民搬进城镇,城镇人口逐渐扩充,供热问题日益凸显出来。为了让群众冬季不再受冻,新巴尔虎左旗党委决定通过招商引资尽快把热源厂建起来。

  多年来,因戴着贫困旗的“帽子”,当地政府在民生项目和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上处于一种“打借条”的状态,与部分企业则处成了互帮互助的关系:政府依托自身公信力,获得企业的信任,然后由企业投资建设,政府再慢慢还钱或许以其他项目抵扣。

  赵忠义的内蒙古义龙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因基础设施建设与旗政府打了很多次“交道”,政府欠他不少钱。一位曾在当地政府工作的知情人士称,“因赵忠义(企业)有实力、有信誉,而且他干的城市建设项目(效果)不错,他也愿意干”,于是便有了一份由旗委决定、政府法制办把关的《新巴尔虎左旗阿木古郎镇集中供热项目建设协议书》,其中约定:

  “1.乙方(义龙公司)组建新的供热公司,公司名称为:新巴尔虎左旗义龙热力股份有限责任公司,项目总投资9000万元;2.该公司成立后,负责阿木古郎镇规划区域内采暖供热,乙方在满足阿木古郎镇供热要求的条件下,甲方(旗政府)承诺在阿木古郎镇供热规划区域内不再批准建设新的热源及供热公司;3.甲方负责为乙方办理无偿配置位于阿木古郎镇南五一牧场处的一亿吨煤田,以作为对乙方供热投资运营亏损的补偿,并负责办理相关手续;4.政府一次性偿还乙方工程款2400万元用于新热力公司及管网建设。”

  然而,让企业始料未及的是,供热项目建成投入使用后,六年时间过去了,上述白纸黑字的合同约定却逐条成为了“空谈”。首先是“煤炭配置”的约定,两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煤炭配置决定权在自治区,这个事一直没能上政府常务会,后来因政策调整,限制煤炭开发”,“就是自治区52号文件,把(煤炭配置)的渠道彻底堵死了”;然后是“不再批准新热源厂”。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当地另外一家新的热源厂已经投入使用了;至于政府承诺偿还的2400万元的工程款,赵忠义告诉记者,义龙公司始终没有拿到。

  另一政府内部知情人士称,2013年前,企业(义龙公司)与旗里一点矛盾没有,合作得非常愉快,大家都比较理解对方。转折就发生在2013年,旗里来了一位新旗长,紧接着便出现了2013年10月2日、2014年11月2日政府两次出面组织警力偷接、强接供热管网事件,政府与企业的矛盾开始激化。

  该知情人士称:“新旗长上任后就把以前政府决定的事情都推翻了,重新找了工程队干管网工程,不让义龙公司干,义龙公司不认可这个工程队干的活。供热企业得对管网安全负责,所以不同意让这个工程队建设的管网接入供热的主管网,于是就出现强行接网的事件。供热面积扩大了,义龙公司控制不了供热面积,于是供热问题频发。”

  《新巴尔虎左旗阿木古郎镇集中供热项目建设协议书》中对于新建工程入网是这样约定的:“对于新建工程的入网,乙方(义龙公司)负责建设、连接主管线和换热站的支管线;入户管线由乙方做出预算,开发商审核、付款,乙方施工。”

  因强行接入供热管网的面积过大,且没有经过义龙热力公司进行入网统计,致使供热单位无法掌握实际供热面积,居民家室内采暖温度下降,引发群众的上访投诉和拒缴取暖费。企业收不上取暖费,政府欠付的工程费和入网费也迟迟没有进展,热源厂运营得越来越艰难。

  与此同时,因政府违约、企业拒绝入网,群众因供暖问题频繁上访,政府与企业的矛盾加深。

  但供热问题是民生大事,为保障集中供热正常稳定安全进行,旗政府与企业签署了《保障义龙热力公司正常安全供热协议书》《预付取暖费和供热补贴协议》。旗政府从2014年开始,每年拨付4000万元的供热运行应急资金。协议中说这4000万元既是取暖费、供热补贴,也是垫付的工程款或入网费。然而,政府方面人士却说这4000万元是暂时借给义龙公司的,以后工程结算时可做债权债务的抵扣。

  赵忠义告诉记者,工程结算谈何容易?2014年,在呼伦贝尔市政府的督促下,新巴尔虎左旗政府与内蒙古义龙建设(集团)建设有限公司就双方相关工程开展过一次工程审计,在热源厂项目权属上,企业与政府的观点出现极大分歧,僵持不下,致使审计单位无法做出审计结论,工程结算更是遥遥无期。

  阿木古郎镇供热项目本是一项惠民工程,多年来却在产权关系、工程决算、管理运营上与企业纠纷不断。于是,2015年12月5日至2016年1月31日,内蒙古自治区党委第二巡视组在对新巴尔虎左旗进行巡视时便要求旗委、旗政府尽快对此开展整改落实。可是,两年过去了,旗政府与义龙公司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很好的梳理,反而愈演愈烈。

  2017—2018年采暖季来临后不久,新巴尔虎左旗政府向义龙公司下达了《关于对义龙热力公司应急接管的告知书》。记者翻阅了义龙公司所提供的营业执照、国有土地使用证、房屋所有权证书,这些均显示内蒙古义龙热力股份有限公司的权属为企业合法资产。

  《呼伦贝尔市城镇供热管理办法(试行)》第二十四条和《内蒙古自治区城镇供热条例》第三十条中均规定供热单位在无法保障正常供热,严重影响公共利益的情况下,政府可启动应急接管,具体程序是这样的:“供热行政主管部门协调、督促后仍无法保障正常供热,经旗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批准,旗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供热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对该供热单位的供热设施进行应急接管,并委托符合条件的供热单位实施正常供热。对该供热单位的供热设施实施应急接管的,应当听取被接管单位的陈述申辩,并在供热范围内公告。”

  而在义龙公司职工回忆应急接管现场的陈述中,记者并未找到上述程序执行的痕迹。除此之外,《关于对义龙热力公司应急接管的告知书》只有“新巴尔虎左旗人民政府”的印章能显示出这是一份,而版头、发文字号、签发人等均没有。

  截至记者发稿时,义龙热力公司仍在政府接管之下,但对于企业的损失和职工安置等问题政府似乎并未打算给出说法。

  据悉,义龙热力公司自建成已有六年时间,但是安全供热运营手续、消防和环保验收手续均不具备。2015年,新巴尔虎左旗人民政府与义龙公司签订的《保障义龙热力公司正常安全供热协议书》中再次约定“乙方(义龙公司)于2015年底前完成各项安全生产验收手续工作,甲方(旗政府)提供积极帮助支持”。然而赵忠义却告诉记者,2012年政府要求义龙热力公司给老百姓供暖以来,企业一直提出要求政府履约,协助企业办理供热项目建设手续,政府却不予置否。每年采暖季,义龙热力公司供热凭借的是新左旗住房和建设规划局的一纸《运行指令》。

  2013年上任的旗长为什么突然启用新的工程队做管网工程?旗政府方面为什么组织偷、强接入网?

  带着这些疑问,本刊记者联系了新巴尔虎左旗宣传部。经过记者三番五次的询问,5月22日,新巴尔虎左旗宣传部表示对此事政府方面“不予回复”。

  据政府内部知情人士透露,对于义龙热力公司的供热问题,2013年之后旗政府内部意见也不一致,后来渐渐地旗委书记都不参与意见了。但是,根据“三重一大”制度的要求:“凡属重大决策、重要人事任免、重大项目安排和大额度资金运作事项必须由领导班子集体做出决定。”

  此外,自义龙热力公司成立至今,旗政府领导班子做了多次调整。一位曾任新巴尔虎左旗旗委书记的同志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不讳地表示:阿木古郎镇实际上有一个热力公司就足够供暖了,他认为政府新建热力公司的落脚点可能就是准备不用义龙热力公司了。他建议,政府和企业都应拿出诚意来共同协商,把阿木古郎镇供热项目上存在的问题进行梳理,政府不要回避,企业也退让一步,找到问题的症结其实并不复杂。总之就是一句话,“新官还得理旧账”。

本文链接:http://tljdigital.com/amugulangzhen/3.html